仿生人会梦见电子奶牛吗

2017.09.28 - 2017.11.19 个展

开幕时间: 2017.09.28 16:00 星期四
策展人: 邱志杰
艺术家: 陈抱阳
地址:

杨画廊

展览题目《仿生人会梦见电子奶牛吗》源于一年前我的梦境。经过一番Google之后,我发现与电影《银翼杀手》的原著《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?》只有几字之差。作品VR内的虚拟环境,是基于对原著中一笔带过细节的畅想。

关于真实与虚拟,机器人向我们提出了一个关于存在的问题——机器人能否像人类那样感知世界?这与其它科幻命题一样,与其说是畅想未来,不如说是以科幻之名揭示当下的生活。小说把我们带到阴冷可怕的洛杉矶,浓重的末日氛围与如今的情景有着几分惊人的相似:严重的环境污染使人类挣扎在生存的边缘,幸存的人们努力完善他们的机器人伙伴(电子羊),使它们的各项机能无限接近于人类。由此出现了人类与机器人的地位平等问题,其实此类问题在历史上时有出现,只是对象替换成了机器人、外星人、殖民地的人民、居家生活的人工智能等等。这类问题的理论基础是:即使他们自身的存在价值再卑微,也拥有毋庸置疑的自主权。不过,在如今这个数码时代,虚拟世界中的化身是与机器人是截然不同的,因为化身是我们在虚拟世界的身份,与我们自身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。他们既属于现实,又是现实的延伸。

本次展览试图探索艺术与科技之间微妙的脐带,探索VR技术的本体论。通过将玻璃单面镜构成的迷宫与VR虚拟空间错置,观众将佩戴VR眼镜在物理空间中的单面镜迷宫中行走。VR空间内的设置是开放的,是与物理迷宫不同的。观众将会被物理迷宫限制移动的可能性,从而放大并研究虚拟空间与现实空间之间的裂痕。佩戴VR眼镜在迷宫中摸索前进的观众与迷宫本身构成一种景观。通过观看与被观察中,揭示数字技术VR技术中暗喻的阶级与权力。

不论是迷宫中的VR体验还是《重构山水》中程序生成的图像,我一直执着于对规则的推演——建立规则然后寻求打破它的可能性。规则对于我来说犹如一场棒球比赛,我需要和处于不同垒的队员配合达阵,而击球的回响、上垒的摩擦声,它们所留下的痕迹便是我的作品。我觉得这是一种“不可能的即兴”——变化来自于对规则的重复。在此,我期望一个意外的、不期而遇的结果。
现场图片
文章

缸中之脑与皇帝的新装